我的電影啟蒙 ─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


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Kramer vs. Kramer  1979 by Robert Benton

第一次看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是高二第四台無意間轉到的,電影剛好演到父子倆在公園裡擁抱痛哭的那一段,當時看了很感動(也因為是達斯汀霍夫曼所以有吸引到我)。接下來進廣告時,我看到了片名。當時心理想:這是什麼濫片名!

第二次看是在大一。沒課無聊加上有點自閉的個性,我走進了片量不多也很少人佇足的語言中心視聽室,剛好翻到這部一直讓我印象深刻的片子。我跟看來像鄉公所行政人員、迫不及待想趕快下班的阿姨押了證件,走到放著一台20吋便宜電視加上DVD放影機的位置上,戴起泡棉已開始破損的耳機觀賞起來。那是2002,阿扁政府還沒爆發貪腐醜聞,大家對新政府仍然抱持相當信心的一年;而我,也還對渾沌不明的未來,充滿憧憬。

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故事講述一對將要離婚的夫妻,爭取兒子扶養權的故事。詳細情節我已經忘記了,只記得,達斯汀霍夫曼煎法式吐司煎到燒焦而暴躁的一幕,讓我聯想起同樣父兼母職的父親而淚流滿面;我完全可以理解為什麼達斯汀霍夫曼會暴躁、甚至崩潰,電影彷彿讓我重新體會父親過去不被體諒的辛勞。這是我第一次發現電影能夠打從心理地感動一個人。也因此當會話課堂上要介紹自己最喜歡的一部電影時,我以怕被譏笑的細微聲音,說出了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;也在那時,才從年近40同樣喜歡這部片的老師口中得知,原來我一直很討厭的那個妻子,就是鼎鼎大名的梅莉史翠普。

事隔多年,當回想起決定轉系的那個晚上,我還是不知道這部電影究竟有沒有影響到自認理性的我的專業判斷(?);我只記得,當想像到電影所能帶來的迷人魅力,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絕對是當時的我心理浮現的第一部電影,後座力之深,長久烙印在心無法抹去。即便【海灘的一天】或【黑色追緝令】讓我驚豔不已,認為劇情片的極致當若是的現在,內心仍有著小小的聲音說著: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是我看過最令人感動的電影。

我已被它制約,從那個離新浪潮還很遠的年紀就開始。

我始終沒有再看第三次,就像擔心多年後重會初戀情人,卻人事已非而夢想幻滅一般。美好的事物當留存在記憶就好,只有在那被凍結的時刻裡,感動才能回味無窮。

註:查了一下IMDB,才知道Robert Benton是【我倆沒有明天】的編劇。

About these ads

2 thoughts on “我的電影啟蒙 ─【克拉瑪對克拉瑪】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變更 )

連結到 %s